为致敬所有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控制做出贡献的人、避免灾难再次上演,将2月6日定为全国传染性疾病防控日的请愿

2月6日21时30分,李文亮医生心脏停跳。2月7日3时48分,武汉中心医院宣告其经抢救无效离世。
 
12月27日,张继先成为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位报告者。12月30日,李文亮医生在同学群中发布提醒。然而,武汉市卫健委当天要求,“未经授权任何单位,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”;1月3日,包括李医生在内的若干名“吹哨者”被训诫,并被要求签署《训诫书》。祸不单行,李医生此后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,他的父母和多位同事也相继感染。他是一名平凡的眼科医生,有一个圆满的家庭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但这一场疫情毁掉了这一切。
 
李医生并不是唯一为此次疫情牺牲的,但他的离世却造成了超乎寻常的悲痛。他代表在第一线的医生,冒着被病毒感染身亡的风险,毫不退缩,染病后的那句“病好了继续上一线”令人敬佩;他也代表不幸感染病毒的患者,勇敢面对病魔;他是那八名勇敢的吹哨者之一,让大家知道事情真相,因为他们坚信,“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”。
 
此次疫情爆发,尤其是1月20日宣布人传人、社会开始重视以来,我们欣慰地看到了社会各界的积极应对。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火速修建完成,科学界迅速完成病毒核算测序、提出检验方法,政府迅速出台相关检疫政策,医护人员成为“最美逆行者”,大批志愿者传递着正能量,民众和公益组织自发组织,捐赠口罩和其他医疗物资……从中,我们看到了无数国人的无私奉献,甚至是外国友人的关心与支援。
 
但仅靠这些,远远打不赢病毒。每天的负面新闻让我们感到悲痛不已,但我们更应该从中学习、从中反思,建立预案,考虑如何避免下一次灾难的发生。
 
这一次灾难揭露了太多的社会弊端。从12月上旬出现第一例病例,至少1月中旬就出现医务人员感染,然而1月20日才公布“有限人传人”的可能性……疫情的隐瞒让大量市民未能及时做好防护措施。武汉红十字会捐赠物资分配效率低下,大理市政府违法扣留口罩,黄冈市卫健委主任面对记者提问一问三不知……部分地方政府及政府组织的无能在此次疫情中暴露得淋漓尽致。突发疫情将湖北的政府和医疗系统打了个措手不及,湖北省各市医院人满为患,让人质疑,医院和政府有没有被做过“突发性传染性疾病”的预案?17年前的非典便是由果子狸等野味传到人类的;17年后,野味市场仍然收到不少人的追捧,这让我们不解,到底要发生多少次这样的疫情,我们才能真正意识到野味的监管问题?各类谣言在社交媒体上传播,官方媒体、科普大V,甚至知名科研机构也有意无意地成为了造谣传谣者,导致人们在极度紧张的心理下做出诸多不理性行为,使人寒心。
 
雷马克的《归来》中写到:“死者的遗嘱不是说要报仇,而是说永远不再有。”虽然悲剧已经发生,但我们应该化悲痛为动力,不能让患者白白牺牲,不能让医务人员的血和汗白白流淌。因此我们提议,将每年的2月6日设为全国传染病防控日,为了哀悼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逝去的人们,更为了时刻警醒自己、警醒国家,在下一次疫情面前做好更加充足的准备,让悲剧不再上演。国际上,每年10月中旬的一周被定为国际传染性疾病防控周;我国虽然作为传染病多发的国家,但没有相关的节日或特定的科普活动。李医生和其他600余位患者已经离世,但我们应当从永别中学会如何生存,从悲剧中思考如何避免下一次灾难。我们想,这是对李医生最深沉的致敬;我们更希望,他在天堂中能感到这一丝温暖。

在这份请愿上签名

By signing, I authorize 请愿者 to hand over my signature to those who have power on this issue.


或者




付费广告

我们会将这个请愿推广给3000人。

Learn more...

Facebook